珍惜二戰結盟情誼

美國遊騎兵隊徽保留青天白日

美國遭受911恐怖襲擊之後不久,國防部隨即派遣陸海空部隊前往阿富汗作戰。陸軍派出的先遣部隊中有一支「美國陸軍遊騎兵」(US Army Rangers),官兵肩章上繡著青天白日圓徽,他們是十月十九日第一批空降阿富汗坎達哈南部機場的突擊部隊。人們或許不知道,這支歷史悠久,驍勇善戰的美國遊騎兵的前身,曾經於六十年前二次大戰期間,在中緬印戰場與中國軍隊共同對日作戰,情同手足。

(左) 麥瑞爾准將。

(右) 帕薩尼西士官(Sgt. Robert E. Passanisi1944年佩帶的肩章,他當時屬於第一營的「白色戰鬥隊」。

 

「美國陸軍遊騎兵」,原名「第五三○七臨時混合支隊」〔The 5307th Composite  ProvisionalUnit〕,代號「格拉哈」(Galahad),是美國羅斯福總統和英國邱吉爾首相在1943年「魁北克會議」上為佈署反攻緬甸而決定編成的一支特別部隊,它的任務是滲入緬甸日軍後方,切斷敵軍的供應及交通線,同時協助美國工兵部隊修復已被敵軍切斷的滇緬公路。部隊的成員大多召募自巴拿馬、千里達、瓜地馬拉等富有森林作戰訓練的美國部隊志願兵,由法蘭克•麥瑞爾准將(Brigadier General Frank D. Merrill)率領。這支部隊後來以「麥瑞爾突擊隊」(Merrill’s Marauders 簡稱麥支隊)聞名於世。

畢業於西點軍校和MIT軍事工程系的麥瑞爾,早年曾經在美國駐中國及日本大使館工作,略通中文及日文。1941年,麥瑞爾少校在馬尼拉麥克阿瑟將軍帳下任情報官,是年珍珠港事變爆發,麥帥即派他前往中國-緬甸-印度戰場(CBI Theater of Operations)。1943年麥瑞爾升准將,任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將軍(Gen. Joseph W. Stilwell)的作戰參謀,受命組織「第五三○七臨時混合支隊」。

文字方塊: * The Colors: Blue, White, Red & Green represent 4 of the 6 Marauders combat teams.
* The Sun: From the Chinese National Flag for the unit's close cooperation with Chinese forces in Burma.
* The Star: Represents the "Star of Burma" for the Marauders area of operations.
* The Lightning Bolt: Stands for the speed and force that the Marauders struck the enemy.
肩章顏色及圖案意義的說明(取材自麥支隊協會)
這支相當於一個團的勁旅分成六個小隊(每隊400人),以紅、白、藍、綠、橙及卡基為隊色,其中兩個小隊編為一個大隊,另四個小隊分編為總部及空運司令部。部隊組成後在印度雷多附近的兵營接受兩個月的游擊和叢林戰訓練,然後在沒有坦克大砲支援之下,翻山越嶺,徒步行軍一千餘英哩,通過中印度濃密的森林及喜瑪拉雅山麓的危隘山峰,進入緬甸,配屬史迪威將軍麾下,開始在中緬印戰區加入大小戰役。部隊的隊徽在此時繡上中國國徽。

回溯19424月,第六十六軍新卅八師(師長孫立人)在仁安羌大勝武器人數遠超過自己的日軍,並應英軍第一軍團司令官的緊急請求,派副師長親領第113團星夜馳往解救被日軍包圍;命在旦夕的英軍第一師和第七裝甲旅官兵七千多人,被俘的傳教士、戰地記者五百餘人,以及百餘輛被日軍擄獲的輜重車輛。這次戰役斃敵一千二百餘人,第113團千餘官兵也傷亡過半。英國政府為了感謝拯救英軍脫險,特授予孫立人將軍「帝國司令勳章」(Comman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)。麥支隊與中國駐印軍有過幾段密切的關係。19442月下旬,國軍進攻瓦魯班,史迪威派麥支隊加入戰鬥,麥支隊滲入日軍後方,破壞其支援系統,國軍部隊則在前方和日軍正面作戰。激戰十二天國軍攻克孟關,但麥支隊在瓦魯班附近遭遇敵軍兩個中隊襲擊,發電求救。新卅八師師長孫立人將軍得訊,立刻派部隊連夜急行軍前往解救,擊退壓迫美軍的敵人,然後乘勝追擊,完全佔領瓦魯班。此役一共打了17天,重創曾經席捲新加坡和馬來亞的日軍第十八師團。

麥支隊曾經參與三十幾次大小戰役,其中最大、最艱苦、也是最後一次的行動,是攻佔密支那(Myitkyina)的戰役。19424月下旬,新一軍新三十師第88團、五十師第150團,與麥支隊組成一支中美混合縱隊,共同進攻密支那。

中美混合縱隊在荒山叢林中行軍二百餘哩,所有械彈及給養都揹在士兵背上,輜重則由騾馬馱載,53日到達戰場立即加入戰鬥,戰至12日,麥支隊一營部隊突遭日軍襲擊,經國軍第88團馳援,激戰一日解圍,17日攻克密支那機場。四個月來的行軍和苦戰,造成麥支隊官兵極大傷亡和病患,傷患躺在用兩根竹竿套上同僚夾克的擔架上,一路抬到可起降小飛機的臨時機場載往後方救治。

麥瑞爾將軍在駐日期間曾患心臟病,現在又飽受熱帶疾病侵襲,引起心臟病復發被緊急送回後方療養。他的部隊也因連月不斷征戰而傷亡慘重,剩下不到五百人,奉命退出戰場。7月,美國國防部授予麥支隊「傑出部隊褒揚令」〔Distinguished Unit Citation, 1966年改由國會頒發「總統部隊褒揚令」(Presidential Unit Citation)〕;全體官兵均獲贈「銅星勳章」(Bronze Star)。八月,麥支隊整編為陸軍第475團。

(左、中)第七十五遊騎兵團的肩章。     

(右)美國中緬印協會(CBI Association)的徽章,

      CBI 代表China, Burma, India

 

麥支隊是二期間美國派往中印緬戰區唯一的陸軍作戰部隊,戰後仍承襲傳統,於1960年代改編為陸軍第75團,俗稱陸軍遊騎兵團(Rangers Regiment),只有二千三百人,曾在格拉納達及巴拿馬戰役中屢建奇功。20001111日,麥支隊退役老兵還在喬治亞州的Fort Benning舉行退伍軍人節的紀念慶典。

遊騎兵至今仍不改徽章上的青天白日,顯見其珍惜半個世紀前,在印緬和中國駐印軍的精銳部隊並肩抗日的結盟情誼。

2000年年底孫將軍百歲冥誕,資深戰史專家大衛•奎德(David L. Quaid)代表麥支隊協會(Merrill’s Marauders Association)致函台北,表達他們對「常勝將軍」孫立人的崇敬。

麥支隊協會在每年的年會上,都要展示史迪威將軍、麥瑞爾將軍,和孫立人將軍的照片,以及制服、徽章、槍械等紀念品。奎德說:「軍事方面,最困難的問題,莫過於協調不同國籍的軍隊對抗共同敵人,然而史迪威將軍與孫立人將軍在北緬戰場合作無間,證實了這難題是可以成功克服的。」

1945年麥瑞爾將軍傷勢復原後,調任第十軍參謀長,駐硫磺島,戰後在駐菲律賓美軍顧問團擔任要職,1948年以中將退役還鄉。他在家鄉New Hampshire出任公路局長,深得人望。然而當年在中緬印作戰時所受的傷及患的病,嚴重損害了他的健康,不幸於1955年逝世,得年55歲。